梦呢

一个个不连续的片段,非人为的连续在一起,就是人生。

印象

匆匆,都在快速的打扫着类似战场一样的区域,不断的收起不知道是什么的战利品,我亦如此。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,当枪声想起的时候,手边出现了小学时使用的书包。拿起书包遮掩着自己移动着,直到被人用枪抵着——被俘虏了……张望了一下,貌似除了敌人,只剩下了我自己,悲催吗?镜头切换,被人用胶带绑在了一个纸箱上——没错,是纸箱——而负责绑我的人神秘的一笑,将胶带的两头塞到了我的手里。书包被敌人抢走了,嗯,还有钱包。不断的从书包中掏出了初中的试卷,小小的书包是如何装下它们的不得而知。钱包中翻出了一千四百块钱,敌首惊讶,现在的初中生还蛮有钱的嘛。我心想,能不能把钱包中的结婚照和卡片还给我,另外,我长的很年轻吗?敌人撤退了,镜头似乎切换了一下,身边出现了行人,我依然被绑。背上还有冷汗,知道敌人的狙击手仍然瞄准着我,一动不动。我努力让自己侧身倒下,从高台上——我也不知道哪里出现的高台——跌了下来,心想,按流程该晕过去了,于是,我晕了过去。

当我醒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床上,身边站着一个或者不止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女人,似乎是同学。我挣扎的起床,拿出手机发着短信,我到底给谁发了什么?门外冲进了一群人,外貌似混混之类,女人以为是来挑事的,谁知对方拿出一些钱,说是我曾经的兄弟让捎来慰问的,并告知:他活下来了并走到了这一步,所以他有权利享受这一切,你呢?我沉默,他们消失了,还有钱一起。我向女人(们?)打了招呼问了所在,就出门奔跑着回到之前的场景,立即就感觉到被人锁定了。不断的变换着方向无规则的移动着听着狙击枪的声音,看到了角落的书包一闪而过,好像,我要回来找钱包,很重要。

一种奇异的声响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了,只有一种声音慢慢地改变着频率直到与心跳同步,一种想要吐血的感觉。好在只是一瞬间,频率继续改变,声音像是没有存在过一样。

觉醒

无论你认为这是觉醒(jue)还是觉醒(jiao)都无所谓,关键是,我醒了。一直都很喜欢醒来那一刹那的感觉,证明自己还活着,这种感觉真好。或许曾经有过这种感觉,手一瞬间失去了知觉立即恢复,而我在清醒的一瞬间,心无端的震了一下,全身的感觉消失了,这个形容不太准确,而是说,我消失了,没有意识没有思想,没有存在,是死亡吗?又是一震,我出现了,像是从一个虚无的空间中被合成然后排斥了出来,带回了所有的感官。心跳开始乱了,呼吸却平稳了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

梦境中的场景,那神秘的笑容,那貌似熟悉的女人或者女人们,好像都能找到现实中参照,而细想之下却又都不是。回首往事,这些年来记得与遗忘到底会有多少,种种遗憾充斥在脑海,却无悔意。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不相忘于江湖。

活着,就有希望

今天,背部很痛,大概是在肩胛骨以下的位置,极有举箸提笔颇有不便之感。公交车晃动中,让我忍不住皱起眉头。梦中,不知道哪位兄弟说的:他活下来了并走到了这一步,所以他有权利享受这一切,你呢?我仍旧沉默,我不知道这句话,是谁要告诉我的,或者这本就是我自己想要告诉自己的,但是我仍在迷茫,希望是什么。也许仅仅是为了让自己活着的借口罢了。身边的朋友悄然离世,在心痛并感概生命脆弱的同时,心底也有一种声音,我还活着,活着,就有希望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